媒體報道

韻升竺韻德:韻而有德,一個“另類”的企業大家
日期:2017/12/18
“向第一代民營企業家致敬系列報道”之
韻升竺韻德:韻而有德,一個“另類”的企業大家
《寧波商幫》主筆:應華根
撰寫:張越 崔豐妮 林棟 周潔
      “我認為在所有的‘家’里,企業家是最脆弱的群體。寫書可以成為作家,得科技大獎可以成為科學家,藝術上有突破可以成為藝術家,只有企業家,沒有了企業也將無‘家’可歸。因此,我們只是企業的經營者,在經營的過程中要做到時刻警鐘長鳴。每一個企業家的傾覆都是一記警鐘,敲打著我們更加奮發努力,因為我們這個群體支撐著國家制造業的大梁。”
      面對采訪,竺韻德表現出了一名科研工作者獨有的謙遜與嚴謹,他強調自己離“企業家”的頭銜還很遠,只是一個單純的企業經營者,然而從他身上展現出的一些品質,卻恰恰是我們需要弘揚和學習的彌足珍貴的“企業家精神”。
      “學習和致敬企業家,主要是學習企業家的精神,體會他們精神的魅力,而不是對個體的贊美。”他以至高至遠的目標來要求自己,也同樣要求企業,仿佛一個以夢為馬的理想主義者。但他與理想主義者的區別在于,他同樣是一個實干家,一個一心撲在專研上的實干家。
“抱著為國家爭口氣的信念,我創辦了企業”
      在改革開放以來的一眾創業者中,有一些是迫于生計,被逼上“創業”的梁山;有一些從鄉鎮企業中“冒尖”,改制后眾望所歸。而竺韻德屬于“異類”,他的創業出于樸素的“實業報國”的情懷,更不相同的是,他選擇的道路是“閉門造車”。
      1991年,竺韻德籌集34萬資金開始創業,在江東區上茅巷5號創建了寧波東方機芯總廠,他的目的是研制自主生產的八音琴產品。“當時我國八音琴相關的禮品產業受日本牽制,沒能掌握核心部件和核心技術,因此不能得到很好的發展。抱著為國家爭口氣的信念,我創辦了企業,立志打破日本世界五百強在這一領域的壟斷。”
      在竺韻德的帶領研發下,第一代八音琴YB1試制成功。次年,他獲得了八音琴制造技術的發明專利,打破了國外的技術壟斷。同年,竺韻德成立了寧波八音精品工貿公司,這就是寧波韻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韻升)的前身。
      1993年,第三代八音琴開發成功,竺韻德將它們推向了歐美市場。從研發問世到戰勝對手,竺韻德用了整整八年時間。八年艱苦“抗戰”期間,他徹底占據了世界絕大多數的八音琴市場份額,完成了企業的股份制改造,確立了“韻升”的行業領導地位。
     1998年,竺韻德將“韻聲”更名為“韻升”,意寓不再局限于“八音琴”,而是探索更廣闊的產業。竺韻德科研出生,研究核心機件是他的專長。自攻克八音琴技術后,他又進入了稀土產業,又從伺服電機發展到智能裝備。看似“互不關聯”的產業之間其實存在著專業的相通。“裝備打通,一通萬里”,韻升一路靠著自有的技術,加入了國家“高新技術企業”的大軍。
“做一個受社會尊重的人,建一家受社會尊重的企業”
       十九大前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正式公布。這是中央首次以專門文件明確企業家精神的地位和價值,并提出要弘揚企業家愛國敬業、遵紀守法、艱苦創業;創業發展、專注品質、追求卓越;履行責任、敢于擔當、服務社會的精神。對于“企業家精神”,竺韻德有著自己的深刻解讀,也用實際行動踐行著黨中央的號召。
      早在十年前,竺韻德就提煉出了韻升企業的核心價值觀,那就是“做一個受社會尊重的人,建一家受社會尊重的企業”。因此在辦企業的過程中,他從不為外界誘惑所動,一門心思發展制造業。
      “第一代企業家基本以制造業起家,是用‘工匠精神’不斷打磨自己的企業和產品,從而發展起來的。所以我們企業成立26年來,始終堅持制造業。”堅守制造業并不意味著產業領域狹窄,相反,竺韻德在技術和裝備上的不斷突破,讓韻升的產業無限延伸。“我們在許多市場領域里已經實現了國內第一乃至世界第一,同時我們也專注于技術創新,所以我們先后獲得了國家發明獎、國家科技進步獎。”
       竺韻德坦誠自己在企業界是“另類”,“我不是搞企業的料,從來沒有做過生意,也從來沒有跟客戶談過價格、賣過東西。在實驗室里搞研究這倒是我的特長。”正是基于這種“特長”,曾經讓他有過一次評選國家“院士”的機會。對任何科研工作者來說,“院士”恐怕是一個至高的頭銜,然而為了潛心辦好實業,竺韻德婉拒了這次良機。“一是我覺得我不夠格,二是我個人認為,寧波不缺院士,而是缺更多能夠撐起制造業一片藍天的企業。”
“一代們淡出經營以后,要實現從企業家到教育家的轉變”
      談及現在的生活,盡管仍然在掌管韻升,但竺韻德已經規劃好“退休”后的方向。“企業家如何在退出經營一線以后,從企業家升華為教育家,當好年輕人的導師,這是一個重大的課題,也是老一代企業家的歷史重任。”與許多“閑不住”的老一代企業家一樣,竺韻德并不想“享清福”,在他眼中,自己離“企業家”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他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還有很多。
      “隨著我們年齡慢慢老化,別的做不了,但可以做做年輕人的導師嘛。介紹一些創業的啟發,傳授一些發展過程中的教訓,淡出經營的同時可以發揮一些精神層面的作用。”努力實現企業家向教育家的角色轉換,是竺韻德對自己的又一大要求,在他的內心深處,人生的意義就在于“實現個人對企業對社會更大價值的提升”。
      因此,在實驗室之外,他也常常東奔西走,受邀四處講課。“要用自己的創業精神啟發他們,特別是啟發他們思考創業背后的價值取向。”他曾經在中歐管理學院講課的時候講到,創業的動因也就是“創業的價值取向如何,到底是利他還是利我”,這是一個首要的問題。創業如果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那么對社會價值是有限的;如果是利他的境界,那么對社會的貢獻將更大。
       他不僅這樣教導年輕的創業者,也這樣要求自己企業的員工。“企業家應該對員工展開更多教育,特別是啟發他們的價值觀,從而更好弘揚創業發展、專注品質、追求卓越的精神。”
       在韻升的展廳墻面上,有一句竺韻德堅守的座右銘:經營企業,沉淀的不僅僅是產品,更是思想與文化。他說,企業不應該成為只會賺錢的冷冰冰的機器,企業也應該“有溫度”。“我們自身的文化建設和文化傳播若能被社會所接受,就能為推動社會進步發展做出微薄的貢獻。”
“比所有軍隊更強大的力量是理想”
     “我記得知名的作家雨果曾經講過 :有一種東西比所有的軍隊的力量都要強大,這就是理想。怎么堅守我們的理想和信念,特別進入新時代以后,我們企業家如何提升理想與價值,如何做到與時俱進,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問題,近來尤甚。”
       竺韻德欣賞喬布斯,在喬布斯逝世以后,他曾用六句話總結喬布斯的一生。其中有一條:人的一生很短暫,一生里只能做一件事情或者兩件事情,如果把它做到精彩絕倫,就成功了。這是竺韻德對自己的勉勵,也是對時下年輕人的勉勵。他的憂心在于,在當下“大眾創業”的時代,人們比過去歷史上任何時期都顯得“更加浮躁”。
      “一定程度上說,我們今天的社會缺少理想,我們要有自己的理想,因為這種“恰逢其時”的理想,比軍隊更強大。”靠著一腔信念,竺韻德創辦了韻升,靠著堅守信念,韻升走向了世界。因此,他將理想和信念的力量視為“本心”,作為自己治企及做人的準則。
      “一方面要堅守當初的理想與價值,另一方面要緊跟時代的發展,與時俱進。”竺韻德認為,十九大的召開喻示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擁抱新時代,堅定理想信念就顯得尤為重要。
       年近七旬的竺韻德如今常用曹操晚年的千古名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來激勵自己,前進的道路上,或許還有許多未知的精彩在等待被發現,還有許多未知的山峰在期待被攀登,過去,他不曾止步,未來,他仍將砥礪前行。他的創業正如他的名字中所蘊涵的,韻而有德,“韻”是氣質,是風度,是“和諧音”,“德”是品質,是情懷,是“天下心”。他以他的信念和理想,以他的責任和擔當,為中國制造平添了獨特的“韻升”元素。

e8彩票平台怎么样